全国小学推荐分享组

我在北京,过得挺好

北漂梦想集散地2019-10-08 16:28:20


30年前,北京中央电视台春晚现场,费翔的一首《冬天里的一把火》红遍大江南北,红到当时的人们逮着谁都会哼上一句“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光温暖了我。


”不偏不倚整30年,2017年岁尾的北京又燃了一把火,这次却不再温暖,始于大兴的这把火,烧的整个北京城瑟瑟发抖。


我对此篇文章的主人翁“八百标兵”(应采访者要求化此名称,下文简称老八)的采访,就先从这场席卷京城的清理出租房谈起吧。


#你对这场清退行动怎么看#


老八的回答颇见他专业中即兴评述的功底:“这个社会的发声成本很低,但是聆听和分辨的成本很高,众说纷纭的后果就是节奏容易带跑偏。这个城市人为的聚集了过多的政治,经济,医疗、教育等资源,吸引了大批外地人前来讨生活,你一纸红头文件挤不走几个,真正能让这些人离开的原因只能是他在这里的收获小于他的付出,那时才是我们这群人离开的时候。”


听到他说可能会离开北京时,我诧异的问他当真会离开北京?老八肯定的说:“会,我一直在’凭心而活’,当这个城市越来越偏离我内心的舒适区时,我真可能脑袋一热说走就走了,北京这个城市我是真的不喜欢了。”


不喜欢?这在老八以前是根本不可能之事。因为他前五分之一人生中最热血的一个梦,就与北京有关。



#我的运气不太差#


老八小时候还是挺要求上进的,可是这种劲头只保持到了小学毕业。初中靠着门口小卖部五毛钱一张的奖状和萝卜头章,优哉游哉三年,自觉没啥希望便辍学打工。在老舅的餐馆干了20天后悟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道理,遂回炉发奋,来年以526的高分上了重点高中。


高中时立下中国传媒大学的志向,发奋半年,折翼陕师大。大三重整旗鼓,再战中传研究生,发奋数月,因排名第三的同学四级不过,让他得以第四名的优异成绩获得保研资格。来中传面试的时候,老八满怀踌躇之志,揣一张车票站了一夜到北京,高兴过头的他连西服都忘了带,身为中传考场里穿花衬衣唯一之人,老八硬是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出了一个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的名额,从此开启了他与北京的不解之缘。

 

#下雨时,没伞的孩子跑得快#


老八出身于普通小县城,父母辛劳半生,勉力维持一家生计。高中时期一度流行人手一盏小台灯,15块钱,老八向母亲央求数次, 始终没有得到。这件事给他心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让他一直没有安全感,害怕以后生活会如这盏台灯,苦求不得。


上了大学后,老八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工赚钱。刚开始师哥给介绍了一档大型主持活动,老八因为买不起西服想要放弃,辅导员察觉后,借了西服支持老八,并在此后四年一直帮他申请奖学金。

大一暑假,老八在家呆了一星期后,只身拖着行李回到学校打工。在另一位师哥的帮助下,进了一家教育机构做培训,一天300,头一星期赚了1200块,老八兴奋难耐,赶忙坐车回家,在姥姥的生日宴上给她包了一个大红包。从此开始,老八没再问家人要过一分钱。


来北京上学那一年,老八向家人许诺,研究生两年他要赚15万。母亲笑着说你是去上学还是去赚钱?老八眉头一扬:学要上,钱更要赚!


#我所错失的机会#


播音主持这一行,音色很重要。在忙于代课赚钱的同时老八并没有忘记老本行,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气运丹田,老八将共鸣调节练得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之时,老八在酒后,为了找寻耍酒疯失散的同学,于北京的寒夜里生生喊了两个小时而没有破音。


所以专业的自信,导致了老八找工作时的自大。回顾那些年错失的机会,最让老八可惜的是这些:


两次错失北京户口的机会。第一次是研究生导师推荐的北京住总集团,一个面向外部介绍集团前沿科技发展的讲师职位。因为能解决户口问题,所以求职者众多。在一众应试者中,只有老八在短时间之内,将介绍材料中的专有名词用大白话深入浅出,娓娓道来,最终脱颖而出。但是到了提薪资要求时,老八要求过高,最终被放弃。后来他才知道,像住总集团这种国企,有着严格的薪资等级,年少轻狂如他,张口就要了和面试经理相同的薪资……


吃一堑长一智,乖觉了的老八后来在面试国家卫计委宣传岗位的时候,跟卫计委领导侃大山,说只要有北京户口就行,薪资多少无所谓,他业余代课能贴补回来。一番业余代课的话让他麻溜的名落孙山。


错失大学老师岗位。后来在校招中,老八陆续收到了苏州大学、河北传媒、湖北传媒三所大学的岗位邀请,但是在北京做培训老师的丰厚薪酬,让他回绝了这些学校抛出的橄榄枝,事后老八拍腿大悔:老师的寒暑假能让他赚的更多。


万达。

所有面试中,最让老八难以释怀的就是万达的主持人面试。当时的万达主持人岗位,开出了25万的年薪,对于初出校园的学生吸引力巨大。所以老八和众多面试者蜂拥而来,两个月的时间,过五关斩六将,老八最终得以在四名终面者之列,然而最有希望的老八,却卡壳的英语上,最终与这份工作失之交臂。那一年,万达的主持人招聘一人未录。


#北京,我留不下#


老八在北京最落魄的时候,是研究生毕业后的一段时间。那时他觉得,凭着自己中传头牌——播音系研究生的身份,工作怎样也能有着落。所以毕业后就先去了天通苑北的平房中和同学挤一块,过渡一下,打算找到工作后再找房子。不曾想一过渡就是半年,从九月份一直到来年的三月末,老八始终没找到心仪的工作,心灰的他开始拼命做培训,北京,涿州,只要工资高他都去,所幸那一年的春节,他回家时带回了五六万块,跟家人说这是他在北京上班挣的…….


北京找工作讲究“金三银四”,老八终于在他找工作的第二个年头,顺利进入了中央数字书画频道做节目主持人。回顾刚来北京上学的那一年,踌躇满志的他立志要扎根于此,彼时距离传媒大学很近的通州地区房价只有一万出头。现如今,当他开始做第一份正式工作时,通州的房价早已“坐五望六”。


“我的挣钱能力远远赶不上北京狂飙的房价,这座城市,我留不下。”


#我在北京,过得挺好#


既然终归要走,为何还要留在北京漂泊?老八说:“我们这种从小地方出来的人,在北京这种大城市凭着一技之长讨一份生活并不难,难的是在这个城市扎根,并完成阶层的跨越。


可困难不意味着放弃。我在这座城市读书两年,结识的人脉,实习的经历,技能的增长都与之相关,所以从内心的舒适度来说,我也愿意将北京作为我职业生涯的起点。


这座城市纵有千般不好,但在我专业的施展平台方面却大有可为。我在这里一个月的收入顶得上家乡同学半年,我在北京兼职培训的课时费,高到家里的老师难以想象。我做书画频道主持人,能和中国画院院长,中美协主席这样的顶尖人物打交道,我所在的书画频道平台覆盖着5亿的用户量,而且,很重要的一方面是每晚我在电视荧幕上的出境都能让家人看到,能让他们在和亲友的交谈中自豪的说一句:看,这是我儿子。


所以我愿意暂时在这里呆着,呼吸着刺鼻污浊的空气,忍受着早晚高峰拥挤的人流,承受着高到不合理的时间成本,一个月可以无休的上班和做兼职,在北五环和东五环中来回奔波穿梭,只要这些都能着落在我可接受的心里舒适区之内,甘之如饴。有几人来北京是为了享福呢?”


静默的听着老八讲完后,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对你,对你的家人,用一句话来概括,你想说什么?”老八抬起头,瞟了眼窗外如墨的夜空,缓缓说道:“我在北京,过得挺好。”


窗外华灯璀璨,静谧的夜色中,如潮的车辆流向南北。

眼前的这个青年在这座城市中没有一辆属于自己的汽车,没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屋,

甚至自己租住的自如隔断房都有可能在这次风波中被强行拆除,

但他依然承受着,沉默着,积蓄着自己的能量。

当明天太阳照常升起,地铁开动,

这个城市的每个部件如常运转,所有穿行于这片土地,向着自己的小目标默默努力的人们,

不论有没有被纳入“低端”的行列,

他们发给亲人的微信,

一定有着这样一句:“我在北京,过得挺好”。

 

 

 

 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过得好与不好

期待分享属于你的故事,或者说出你想听的故事

欢迎后台留言

听说关注的人都变美了 


Copyright © 全国小学推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