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学推荐 >嚣张!北京一民办学校两名女生被围殴,打人的女生还发朋友圈配字炫耀!

嚣张!北京一民办学校两名女生被围殴,打人的女生还发朋友圈配字炫耀!

北京玩乐2020-04-13 18:12:34


北京某民办学校的两名女生被围殴,打人的女生发朋友圈炫耀,并配文“对警车已经免疫了”“第一次坐警车游玩”等。太嚣张了吧!


北京航空旅游专修学院的两名女生果果和陶陶,在宿舍遭多名女同学殴打,果果嘴角被撕裂、身体多处受伤。10月15日,大兴区黄村镇派出所已经对此事立案调查。事发后,打人的女生小飞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她在微信朋友圈发布警车及警察照片,并配有“对警车已经免疫”“这次几日游”等调侃性文字。





 两女生凌晨遭同学围殴

    

14日晚6点左右,记者在大兴区黄村镇派出所见到了被打学生果果和陶陶。果果戴着口罩,嘴角的伤口让她无法清晰地吐字发音。果果的额头和后脑都有明显肿块,后背右侧肩胛处、肘部、手腕均有明显伤痕。身材瘦小的陶陶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右额头有一块青紫色肿包。

    

果果告诉记者,她今年16岁,她、陶陶和7名打人女生均是北京航空旅游专修学院16级航服2班的学生。暴力事件发生在她所住的413寝室。10日晚,在413寝室内,3名外寝室的女生小飞、小琪、小瑶和本寝室的小霞、小美、小彤在一起抽烟、喝酒和打牌。她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11日凌晨2点,果果听到几个人在谈论陶陶,“小彤说陶陶勾引她的男朋友,然后几个人商量着要打她。”随后,几名女生把陶陶叫到了413寝室内。果果说,一行人进屋后,小彤突然踢了她后背两脚,她随即坐起身质问她为何这么做,“我们两个之前有点小误会一直没解决,但没有大的矛盾。我至今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挑事。”

    

果果见情况不好,陶陶很可能要挨打,便劝几个女生不要动手,遭到对方拳打脚踢。果果回忆,小飞拽她的头发,小彤对她拳脚相加,除小琪和小霞外,打牌的几人均加入殴打行列。她表示,小美和此前在寝室内睡觉的小抒是迫于小飞的压力不得已才对她出手。混乱中,她的嘴角受伤,血流不止。“当时太乱了,我不知道打了我多长时间。打完我,她们又开始打陶陶。”果果提供的照片显示,事发后,她床上的一只白色小熊沾满红色血迹。



    

果果说,当天早上6点多,小飞一众人才离开她们寝室。她起床后照镜子才发现自己的嘴部严重撕裂。她随即向一名王姓老师说明了情况。王老师带她去医院缝合了伤口,“一共缝了30多针。”


 剪掉受害者头发并拍照

    

另一名被打的16岁女生陶陶回忆,11日凌晨3点,她尚在睡梦中,突然被人叫醒,“我也不知道进来几个人,只听到了小飞的声音”。

   

几个人质问她关于小彤男友的事情,“有传言说,我对小彤的男友有好感。为此,小彤对我心存记恨。”谈话间,她看到小彤突然踹了果果几脚,“一开始她们不是一起打果果的,小飞说了一句什么后,几个人就都上手去打她。我当时吓傻了。”



    

在一众女生殴打果果期间,陶陶曾两次回到自己的宿舍,但之后,她都被人叫了回来。最后一次返回413寝室时,她看到果果躺在床上,嘴巴流血严重,小飞和果果发生了口角,再次对她进行殴打并拉扯她的头发,“我看到地上有很多头发”。

    

大概5分钟后,众人又开始向陶陶发难。小飞提议对陶陶扇耳光,“一开始没人动,然后小瑶先动手打了我两耳光”。陶陶说,随后,小飞、小琪、小瑶、小霞、小美、小彤及小抒7个人均动手打了她的面部,并把她踢倒在地,“我蜷缩在地上。她们人太多,我也不敢还手。”



    

陶陶说,小飞看到她额头肿起一个大包,随即停手。有人提议为陶陶剪刘海遮住她额头的包,“她们剪完我的头发还给我拍照,我也不知道她们什么用意。”

    

11日早上5点左右,陶陶才回到自己的宿舍。她给自己的妈妈发了求助微信。天亮后,她在同寝室友的陪伴下来到附近的公园,一直等到父母来到北京才敢回到学校,“我觉得没脸见人”。


 打人女生发朋友圈炫耀

    

12日中午,小飞给果果发微信称,“我无所谓,要钱给钱,我家也不缺钱,让我进局子我也无所谓,所以你吓不着我。比你更严重的我都看过。”此前的聊天记录显示,她曾要求果果在老师问询情况时为她说话,以减轻学校对她的处分。



    

14日下午,在家长报警后陶陶发现,打人的小飞及小瑶在被警察带走调查时发布了炫耀性质的朋友圈。

    

朋友圈截图显示,小飞拍摄了带有警车、警察的画面,并配文,“对于坐警车已经免疫了”“这次几日游”等调侃性文字。小瑶则发布了警车的照片并配文称,“第一次坐警车游玩”。



 校方表示配合警方调查

    

陶陶的姐夫崔先生说,事发后,学校建议双方协商解决,但他们始终未见到打人方的家长,也未感受到对方的诚意,因此决定报警。

    

14日晚,在黄村镇派出所内,一位自称是学生家长朋友的女士希望向受害方表达歉意。她强调参与打人的学生都是孩子,“不知轻重”,但话未说完就已经引起受害学生的家长不满,双方发生争吵。在民警的调停下,受害学生家长情绪才稍有平复。记者试图与打人学生家长沟通时,多数家长婉拒了记者采访。

    

参与打架事件的学生小美的哥哥告诉记者,他是吉林人,10月12日下午,他接到老师的电话,得知妹妹在学校打架了。随后,他和父亲赶到北京,与打人方的其他6名家长见面。




他表示,校方作为中间人为双方进行协商,他们和受伤学生家长没有见过面,只是通过校方了解了受害方的意愿,“果果家提出25万元赔偿,陶陶家要求15万元”。双方未能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对于该赔偿金额,果果的家人表示,该数字并非他们所提出,而是校方断章取义。

    

14日晚,该校学生处一乔姓老师向记者证实了小飞曾受过处分,但针对此次发生的校园暴力事件,他表示,学校尊重法律程序,将配合警方进行调查,“其他不便发表评论”。

    

昨天下午,受害者家属向记者提供的“立案回执”显示,黄村镇派出所已经对此事立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