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小学推荐分享组

喜大普奔!浙江中小学老师可以评“教授”职称啦

临安发布2019-09-10 16:31:30

点击一下关键词查看更多往期内容

临天路南延……临安好多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全省宣传部长都来了,临安这种风气太撩人

这里有场政府组织的测试(1000个名额+小礼品)

“2008年我就评上了副高职称。对于绝大多数教师来说,这就是职业生涯的顶点。”一位杭州重高的语文老师感慨,时间一长职业热情容易下降,很希望能再得到职业发展上的激励。

6月28日,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与省教育厅联合召开全省深化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工作部署电视电话会议。这是我省继高校教师和卫生职称制度改革后的又一项改革举措。

省人社厅副厅长宓小峰介绍,中共中央前不久印发的《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中,明确提出“建立符合中小学教师岗位特点的人才评价机制”。目前,我省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工作全面启动。


打通职业成长“天花板”

按照改革实施方案,原来相互独立的中学教师职务系列与小学教师职务系列将统一并入新设置的中小学教师职务系列。

统一后,中小学教师职务分为初级职务、中级职务和高级职务。初级职务分为员级和助理级;高级又分为副高级和正高级。其中,正高级职务相当于大学里教授的职称,首次在我省中小学教师中推广。

杭州学军小学校长汪培新听完视频会议后告诉记者,以前小学教师和中学教师的职称是两个独立的职称制度体系。小学一级相当于中学二级,小学高级相当于中学一级。如果小学和初中间有老师流动,就得涉及职称转评的问题。而改革后的职务系列非常明确且更体现了平等。在汪培新看来,中小学教师职业成长“天花板”的打通,也说明国家对基础教育越来越重视了。

实际上,早在2009年国务院就已先行在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中实行分类改革。2012年,我省宁波、嘉兴、衢州三市也参与了试点。2013年,我省就先行在试点三地评聘30名中小学和幼儿园老师为“教授”级。以宁波市为例,第一批共评出16名正高级教师。其中,普高7名,职高2名,初中3名,小学、幼儿园和特殊教育学校各1名。

“能被评聘为正高级教师,不光能享受教授的工资待遇,更被老师视为一种莫大的荣誉。”宁波教育局人事处副处长邵健剀说。

宓小峰表示,为中小学教师设置正高级职务,也是希望能够作为培养、造就“教育大家”的一种途径。希望能以此选拔出在教育领域或省级层面具有典型示范意义、有较大影响力的教师,从而体现出他们作为卓越教育家的价值。

省教育厅人事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按照国家规定的万分之二左右的比例,2016年我省会评聘132名正高级教师。今后,正高级教师的评聘工作将常态化,每年评聘一次。


乡村教师可享适当倾斜

据悉,改革后的浙江省中小学教师水平评价标准将于今年7月出台。

由省人社厅和省教育厅印发的《关于浙江省深化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下称《通知》)中提出,各地在对标准条件进行细化完善时,要突出考察教师师德、教育教学工作业绩和方法、教育教学一线实践经历等。

浙江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申屠永庆说,弱化对论文课题的要求,重师德看实绩的评价标准,近两年已经逐渐在教师职称评定时体现。这也让教师可以把更多精力投入教学中。

“试点后,我们在进行职称评审时,有关论文的考核比重逐步降低,文章的形式和内容也更加多样化。”邵健剀说,如教例评析、案例分析、教学小课题研究、教后记、教学心得、教案设计等联系教学实际的文章,可以纳入考核范围。希望能以此把真正优秀的教师评出来。

此外,《通知》也明确:对乡村教师给予适当倾斜。例如,乡村教师(全省乡中心区、村庄学校教师,以及条件比较艰苦或地理位置边远的、享受当地农村特岗教师津贴的镇中心区学校教师)评职称时,对课题与论文不作刚性要求,可作为评审的参考依据。


评聘结合择优竞争

评聘结合是此次改革实施方案中的又一新举措。“此前教师可以先评上职称,然后等所在学校有相应岗位空缺时再竞聘。今后,学校需要在核定的教师岗位结构比例内择优推荐符合条件的教师参加职称评审,而评上职称的教师即可被相应岗位聘用,聘期通常为3年。”省教育厅人事处相关负责人说,评聘结合可以强化学校在教师职称评聘中的话语权,实现评价与使用的统一。另一方面,他们也希望能打破专业技术职务终身制,实现人员能上能下。

在申屠永庆看来,学校对在校教师的各方面能力最为了解,在评聘中加大学校的话语权,能实际推动学校的长远发展。但如何给各校分配名额、学校如何推荐,是教育部门和各校校领导接下去将要面对和协调解决的难题。


【浙江新闻+】

专家点赞:教学业绩排在学术能力之前

钱江晚报-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张冰清

28日,对于省里“深化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的部署,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童富勇点了赞,“中小学教师增设正高级职称,表明国家越来越肯定中小学教师在人才培养上做出的贡献”。

以往,中小学教师最多评到副高就“到顶”了。为了弥补这一制度缺陷,另一个称号应运而生——“特级教师”。这是国家为了表彰特别优秀的中小学教师而特设的一种既具先进性、又有专业性的称号。

但它也仅仅是一种荣誉称号,而不是职称体系中的一项。事实上,不少没有到达副高的教师,也有评上特级的。童富勇建议,正高级教师就可以从原有的特级教师当中诞生。

增设正高级的另一个原因,是师资队伍的变化。现在,越来越多硕士生、博士生到小学、中学里当老师。这些教师教育背景好,起点高,在学校开展的研究型学习也有一定科研价值。

童富勇强调,正高级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必须严格控制,“做到宁缺毋滥”。

他认为,评选的标准主要有三个。首先是业绩突出,师德高尚;其次是有一定学术和研究水平;最后是形成了自己的教学风格。

把教学业绩排在学术能力前面,也是中小学教师区别于大学教授的特色。


老师期待:评定标准应和大学教授有所区别

最关注这次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的,当然是中小学的老师们。让我们听听老师的想法。

张老师,在杭州某中学当了十几年的老师,职称是副高级。

张老师说,他属于那种对职业比较有追求的人,所以每次评职称前,都做足了准备——从论文到支教再到日常教学,都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完成。

他评职称的道路走得非常顺。从2000年参加工作,到2010年评上中学高级教师,他花了10年就拿到了副高职称,“这个速度算是最快的了”。

评上副高后,张老师觉得自己已经到达职业生涯的顶点,工作也不像之前那么有冲劲。这被许多中小学教师形象地称之为“天花板”效应。

张老师透露,据他了解,身边很多老师对评选职称丧失了动力,“打算评副高职称的老师,大多在35~40岁。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平时教学工作又很忙。很多老师不愿意为了评职称增加额外负担。”

所以,当他得知中小学老师能评正高时,第一反应是,可别把评定的标准定得太高。“职称评定本意是激励教师,引导教师朝更专业的方向发展。如果标准过于严苛,老师可望不可即,那就失去了评定的意义。”

正高职称此前只有大学教授能评,中小学老师评正高的条件应该要和大学教授不同,“术业有专攻,大学教授在科研能力和学术素养上高于中小学老师,但两者在教书育人上其实难分高下。”

评定中小学教师,更应该注重老师上课的能力和水平。这当然不是看这个老师最后带出几个状元,而是看老师投入多少,以及教学的成效如何。

来源/浙江在线

Copyright © 全国小学推荐分享组@2017